• 夫妻住浪漫主题酒店发现针孔摄像头 警方蹲守抓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很长一段时间里,孙文桢都羞于与别人谈起自己的学历,“觉得憋屈”。 他想不通自己当年以陕西富平全县中考第5名的成绩考入的中专学校,才过了10多年,地位一落千丈,倒成了“差生才会去上的学校”。 像他一样心有不甘的人不在少数。上个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初,这批天资聪颖的十五六岁少年,初中毕业后以优异成绩被选拔进入师范、卫生、农林、财税中等专业学校,姿态风光,受尽了周围同学和家长的羡慕。 包学费、包分配,上学时还有粮油供应和货币补助,他们中不少人出身贫寒,在中专录取率低至不足10%的背景下,早早转成城镇户口,等待他们的是毕业后的“铁饭碗”和干部身份。 曾经的湖北省黄石市财贸学校。 东楚网 图3年后,当年的初中同学参加高考,有的考上重点大学,离开家乡去了大城市,他们则回到小城市或者农村,走上不同的基层工作岗位,成为小学老师、乡镇医生、财政所职工…… 等到中专教育不再“包分配”之后,这一学制瞬间急剧贬值。最初一批回到基层的毕业生渐渐被人遗忘,失去了往昔荣光。眼看曾经的同学在大城市读书、奋斗,自己手中只有“不值钱”的中专文凭,他们并不甘心。 时代沉浮 中等专业教育学制源自苏联,以行业办学为主,总共3年的学时“短平快”,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中国百废待兴、人才急缺时培养了大批拥有专业技能的“栋梁之才”。当时,中专选拔严格,通过者也大多智力拔群,学业优异,“考不上中专的,才去上高中”,是当时的普遍认知。 湖北省黄石财贸学校毕业生合影。 东楚网 图上个世纪90年代中后期,中专毕业生分配制度改革、大学扩招,中专开始受到巨大影响。一方面,毕业生不再享有“包分配”、“铁饭碗”的待遇;另一方面,中专自身的严重扩招,也使其地位从原来的重点高中之上沦落于普通高中之下,变成了学生考不上高中的“无奈选择”。 面对手中急剧贬值的“学历”,不少已经工作的中专生毅然选择了重新自考升学的道路,期待着可以再次“鲤鱼跳龙门”。 “这过程的艰苦只有我们自己知道。”尽管智商普遍不低、学习能力不差,但在周围人进入结婚、生子的同一时期,部分中专生选择了孤灯苦读,过上了“下班就学习”的日子。

    上一篇:赌客澳门借贷输光遭禁锢 怕被挑脚筋和水吞刀片

    下一篇:长征路线申遗,意识形态不是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