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研事业单位人工成本核算新探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本文探讨了泰国学生在汉语普通话声母学习上的偏误规律,并结合汉泰语言对比分析,从而揭示出泰国学生汉语声母习得的难度。声母;发音偏误;困难等级泰语和汉语同属汉藏语系,是有声调的语言。泰语有五个声调,中平、低平、降调、高平和升调。声母由42个中、高、低辅音构成,拼音时,有不同的声调规则。韵母由37个元音构成,相同元音有长短音之分,能区分词的意义。泰语和汉语在语音、词汇和语法等方面有许多相同(似)点,也有许多相异点。这些构成了很强的负迁移因素干扰着学生的学习。本文试图探讨泰国学生在汉语普通话声母学习上的偏误规律,并结合汉泰语言对比分析,揭示泰国学生汉语声母习得的难度,为对泰汉语语音教学提供具有针对性的教学对策。一、普通话声母主要偏误形式经过分析,将我所任教梦畔中学的学生普通话声母发音偏误归纳为下表:从上表中可以看出,在初级阶段,泰国学生的汉语声母发音偏误分布广,情况复杂。在普通话的21个辅音声母当中,有15个声母存在偏误,超过70%的声母的发音都存在偏误。从偏误的形式看,有些声母的偏误形式很多,如、、、、、、、、、、等声母的偏误形式都在两种或其以上。可见初级阶段的泰国学生对汉语声母发音认识模糊。二、声母偏误的成因1、将[p]发成[];[]发成[]这两组发音偏误在于将汉语拼音中的清音[p]、[]读成了浊音[]、[]。汉语普通话中有送气和不送气的对立,而除了[ù]、[ù]外没有清浊的对立。而泰语不同,它除了有送气和不送气的对立外,还有清浊的对立。如泰语用拉丁字母p、表示清音[p]、[],用、表示浊音[]、[]。2、将p[p[ù]]发成[p];[[ù]]发成[];[ù]发成[]这三组发音偏误是将送气音发成不送气音。其实,汉、泰语的辅音都存在送气和不送气的对立。导致该类偏误的原因是两种语言在用拉丁字母表示送气与否时采用了不同的方式。泰语在用拉丁字母注音时使用了来表示送气,如p、、分别读作p[ù]、[ù]、[ù],而p、、则表示不送气音[p]、[]、[]。汉语采用不同的拉丁字母来区分送气音和不送气音的,如p、、分别表示送气的[pù]、[ù]、[ù],、、表示不送气的[p]、[]、[]。两种语言标注送气与否音的方式不同而诱发偏误。3、将[]发成了[]、[~]、[ù]调查中还发现,学生常将普通话中的[]发成喉擦音[]或带有鼻化色彩的喉擦音[~]。究其原因,由于泰语里面发成[]这个音,与元音[]、[:]以及以其开头的复元音拼合时,带有明显的鼻音。由于[]、[]在听感上很相似,因此泰国学生初学汉语时较难感知汉语的[]和泰语的[]的区别,误以为两种语言中的发音一样。另外,有的学生虽然注意到了汉语中的与泰语中的在发音部位上的不同,但却产生了另一种类型的偏误,将[]和与之发音部位相同的塞音相混淆,将[]发成[ù]。4、将[ù]发成[]、[ù]、[ù];[ùù]发成[ù]、[ùù];[ù]发成[]、[ù]由于泰语没有舌面前音,初学阶段的泰国学生发[ù]、[ùù]时不易把握,他们常用泰语中与之发音部位相近、发音方法也类似的舌面中音[]、[ù]来代替。事实上,泰语的舌面中音[]、[ù]还具有一定的塞擦色彩,这使得其与普通话的[ù]、[ùù]更相似。不过也有学生意识到这两个音与泰语的舌面中音不相同,于是调整了舌位,但并没有把握好,发成舌叶音[ù]、[ù]、[ùù]。而[ù]对泰国学生来说更是一个陌生的音素,初学时难以准确掌握,只能够根据听觉模仿,所以难免发得不到位,发成相近的舌尖前音[]和舌叶音[ù]。5、将[ù]发成[ù]、[]、[ù];[ùù]发成[ù]、[ù]、[ùù]、[ùù];将[ù]发成[]、[ù]这组声母发音偏误可以大致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将舌尖后音[ù]、[ùù]也用泰语中的舌面中音[]、[ù]来代替。泰语里面没有舌尖后音,他们在发[ù]、[ùù]时,没有把舌头向上翘起并将舌尖向前硬腭靠,而是习惯性地用舌面中前部向前硬腭抬起,发成类似[]、[ù]的音。从调查数据中还发现,将[ùù]发[ù]的比率较高,这可能还与泰语里用拉丁字母表示[ù]这个音有关。第二类是[ù]、[ùù]发成了类似舌叶音[ù]、[ùù]。与第一类不同,产生第二类偏误的学生能够意识到普通话[ù]、[ùù]与泰语[]、[ù]不同,但没能掌握正确的发音部位,因此发成了类似舌叶音。第三类情况是用舌尖前的[ù]、[ùù]、[]替代舌尖后的[ù]、[ùù]、[ù]。虽然泰语里面既没有舌尖前音也没有舌尖后音,但就发音原理来说,发舌尖后音时需要将舌头向上翘起,标记性强,发音难度大,学生不易发好。而相对,舌尖前音[ù]、[ùù]、[]的标记性弱,比舌尖后音稍微容易一些,因此有的学生一旦掌握了舌尖前音,便可能以之代替舌尖后音,但却很少有学生用舌尖后音替代舌尖前音的情况。同样,将[ù]发成舌叶[ù]亦是因为前者标记性更强,发音难度比后者大。6、将[ù]发成类似舌叶音[ù]、[ù];将[]发成类似舌叶音[ùù]、[]、[]前文提到,就发音原理来说,舌尖前音的难度不及舌尖后音大,但在泰语标准语里面没有舌尖前的塞擦音[]、[ùù],对学生来说是新音素,仍然具有一定难度。主要问题是容易将其发成具有舌叶色彩的[ù]、[ù]、[ùù]。这一点和蔡整莹、曹文(2002)的调查结果基本吻合。另外,由于[ùù]和[]发音时从成阻到除阻都有一股气流,听感上有相似之处,再加上泰语里就有[]这个音,所以学生也很容易将[ùù]发成[]。7、将[ù]发成了[]、[][ù]常会被发成了[]。泰语里面有舌面中音而无舌尖后音,所以泰国留学生发舌叶中音[]相对来说要比发舌尖后音[ù]容易一些。其实,泰语里也用这个拉丁字母来记音,但是泰语中的表示的是舌尖齿龈颤音[],其音色与汉语的[ù]相差较远,所以一般不会因表示的拉丁字母相同而发生负迁移。相反,由于汉语普通话里的[ù]与[]音色更为接近,学生更容易将[ù]发成了[]。另外,也有学生发成了[],这可能是由于泰语里面有[]这个音而没有[ù],所以学生容易发生混淆。三、声母学习困难等级以上细致地分析了初级阶段泰国中学生汉语声母发音的偏误形式和原因,通过考察,我们发现不同声母学习的难度是不同的,存在一定的等级。如果能在汉泰语言对比分析的基础上结合偏误频率构拟出难度等级表,将有利于教学顺序的安排和相应教学策略的制定。|P(1967)曾提出一种/难度等级模式0,该模式从母语及目的语之间的对比出发将目的语知识项目的难度划分为零到五级,这六个层级依次是迁移、合并、差异不足、再解释、超差异和分裂。从零级到五级,困难指数逐渐增大。这种难度等级模式对我们划分泰国学生学习汉语声母难度等级具有启发作用。通过比较汉语和泰语声母发音系统、拉丁字母书写系统,并结合15名被试声母发音偏误情况,同时参照汉语普通话不同声母标记性强弱特征将汉语21个辅音声母的学习难度分为六个层级,从零级到五级学习难度递增。具体如下:零级:汉语和泰语中发音部位、发音方法相同,拉丁字母书写形式也相同的音素:[]、[]、[]、[]、[]。一级:汉语和泰语中发音部位、发音方法相同,但采用不同拉丁字母书写形式的音素:[p]、p[pù]、[]、[ù]、[]、[ù]。二级;汉语中有,泰语中没有,标记性较弱的音素:舌尖前不送气清塞擦音:[ù]舌尖前送气清塞擦音:[ùù]三级:汉语中有,泰语中没有,标记性较强的音素:舌尖后不送气清塞擦音:[ù]舌尖后送气清塞擦音:[ùù]舌尖后清擦音:[ù]舌尖后浊擦音:[ù]四级:汉语中有,泰国中没有,但存在较强相似度的音素:舌根清擦音:[]舌面前清擦音:[ù]五级:汉语中有,泰国中没有,但存在高度相似的音素:舌面前不送气清塞擦音:[ù]舌面前送气清塞擦音:[ùù]参考文献[1]蔡整莹,曹文.泰国学生汉语语音偏误分析[].世界汉语教学,2002(2).[2]黄伯荣,廖序东.现代汉语(增订二版)[].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1997.[3]高远.对比分析与错误分析[].北京: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出版社,2002.[4]蒋嫦娥.浅谈泰国学生学习汉语语音的难点[].古今中国面面观[].北京:北京语言学院出版社,1993.[5]蒋印莲.泰国人学习汉语普通话语音难点辨析[].第五届国际汉语教学讨论会论文选[].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85..[6]李红印.泰国学生汉语学习的语音偏误[].世界汉语教学,1995(2).[7]周小兵.学习难度的测定和考察[].世界汉语教学,2004(1).

    上一篇:韩庚20亿天价“赎身费”为还债疯狂吸金

    下一篇:王石万科实现万亿目标只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