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石万科实现万亿目标只要年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汉调桄桄,俗称"桄桄子",是明代末年关中秦腔传入汉中地区与当地方言和民间音乐结合而形成的梆子声腔剧种,是秦腔由关中地区传入汉中的变形,成熟于乾隆年间。因流行于陕西南部的汉中、安康一带,唱腔、道白吐字归韵以汉中方言音调为基础,又因用梆子击节发出"桄、桄"之声,又名"汉调桄桄"、"桄桄戏"。但在各地发展经济的大潮下,汉调桄桄缺乏应有的关注与保护,其传承与发展面临诸多实际难题,为能有效地保护这一地方特色剧种,我们任重道远。 关键词汉调桄桄桄桄子南路秦腔 一、汉调桄桄的起源 (一)汉调桄桄的定义 汉调桄桄,俗称"桄桄子",是明代末年关中秦腔传入汉中地区与当地方言和民间音乐结合而形成的梆子声腔剧种,是秦腔由关中地区传入汉中的变形,成熟于乾隆年间。因流行于陕西南部的汉中、安康一带,唱腔、道白吐字归韵以汉中方言音调(汉水流域群众的语音)为基础,又因用梆子击节发出"桄、桄"之声,又名"汉调桄桄"、"桄桄戏"。又因其主板式名称、旋律结构、主奏乐器等,和秦腔有许多相同之处,所以也称"南路秦腔"、"汉调秦腔"。民间有"吃面吃梆梆子,看戏看桄桄子"的民谚。 (二)汉调桄桄的起源 汉调桄桄,又被称为南路秦腔,属于秦腔的一支,它和秦腔的关系最为密切。但它又在西南官话区,并且二簧在这个区域一度盛行。关于它的产生,有几个传说。 第一种传说元代有个蒙古亲王,因犯罪被罢黜到汉中了,他来的时候,什么也不带,独独带了一个班社,从此就演变成汉调桄桄。 第二种传说明代万历皇帝有个妃子,是洋县江坝人,皇帝为了表示孝心(很难得的),让这个宠妃的父母也就是国丈国母(皇帝不知有多少国丈国母)欢心,赠送给他们一个戏班,这样呢,就在洋县发展起来了汉调桄桄。 第三种传说就是关中通往汉中,有一条重的古道傥骆道,这条路自古以来,商贾往来,十分繁荣发达,所以洋县这个地方就很重。而事实上,汉调桄桄在洋县发展的最为壮观。这个说法是有文献佐证的,在《洋县志》中记载过明洪武四年(年),洋县就开始建一座城隍庙,有一个三台式的戏楼,而且很特别,所谓的三台式,就是观众看时,一次可以看三台戏,不知道那时侯吵闹得怎么看?是否也像《暗恋桃花源》那样。 以上说法,前两种不着边际,纯属传说,但它里面透露着一个信息,就是这个剧种产生的相当早。元代时候,可以肯定秦腔还没有形成,但它已有了音乐的某些结构,而这个音乐,和西域有极大关系。不,弦索、板胡这样的乐器怎么也进入了戏曲?元代空前的大一统江山,导致西域(更多的应是中亚一带)的音乐很自然的传进来,而且就在丝绸之路的交叠之地关中驻留、演变、生长。还有一个信息就是,上面两种不约而同地提到戏班,而且毫无疑义的是家班的形式,那么这说明了戏曲史上一个很重的现象家班戏,在北方同样早早的就存在了,完全不只是南方富庶的商人或文人蓄养的家班。而且,北方的特征就是官方色彩明确。但是再仔细追问一下,第二个说法很有问题,万历皇帝是在北京坐江山,那么他的戏班是唱秦声的吗?他赐给老丈人的戏班是唱什么的腔的?或许是在西安的某一个秦王的妃子吧!而秦王府唱戏,那在历史上可是有影的事。明代还有一位了不起的音乐家朱载堉,就是朱元璋的第九世孙,他有一部伟大的音乐著作《乐律全书》,其中一个重的发现"十二平均律",一举解决了历来都没能解决的旋宫转调问题,是律学上的重大突破。大约一百多年后,德国人才提出了类似的理论。出身民间的开国皇帝朱元璋,当年把他的儿孙们封到各地做藩王时,什么都没有给,只给他们一人一大箱子戏本(见《明史》)。当时的秦王就得到了这样一个箱子,因此可以想见,在那个年代的新城大院里,一定是"弦歌不辍"。那么,这位明代秦王给他宠妃的老家放一班子,则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当然这也仅仅是对这个传说的推测而已。 第三个说法有一定道理,从汉调桄桄的音乐结构来说,譬如板式、旋律、音阶、曲牌、锣鼓经、乐器等,和秦腔几乎一致,难怪叫"南路秦腔"。而且有文献再次佐证,《洋县志》记载,万历初年,洋县大江坝杜家村的祁姓人家有一个秦腔班社。似乎可以这样说,秦腔流传到洋县后,结合当地语言风俗,慢慢的地方化,最后成为汉调桄桄,这个规律同时也符合戏曲演进的规律。戏曲是一个融合体,不分你我,所以,直到现在,关于最早戏曲的争论也多是因为把其中属于地方性的一点,无限放大,然后结论说他们这里的戏才是最早的,这都不实际,也无意义。 另外还有一种传说认为秦腔于明万历年间前后传入汉中,吸收了当地语音、民间音乐等,清乾隆年间,洋县一带本地班社在演出中,艺人们吸收了民间山歌、小调,丰富了唱腔曲调,使秦腔发生变化;加之汉中毗邻四川、湖北,长期与川剧、汉调二簧交流,使新兴的汉调桄桄,既保留了秦腔高亢激越的特点,又融入了川剧、汉调二簧柔和婉转之长,形成自己鲜明的地方色彩和独特的风格。 二、汉调桄桄的发展 (一)汉调桄桄的剧目 汉调桄桄历史悠久,至今已有四五百年的发展历程,它吸收当地口语,经艺人创造,并博采川、楚等剧种的精华,不仅唱腔有鲜明的乡土特色,表演和伴奏独具风格,为全国独有的剧种。其剧目繁多,内涵精深,为陕南、川北、陇东等地群众所喜闻乐见。该剧传统剧目有七百多个,其中本戏五百六十多本,折子戏一百七十多出,其中《刘高磨刀》、《镔铁剑》、《夕阳山》、《水灌晋阳》、《红缨披》等百余种剧目为汉调桄桄所独有,《帝王珠》、《无影剑》、《呢喃阁》、《草坡面理》等剧目在其他剧种中已经失传或残缺。 (二)汉调桄桄的唱腔特色 汉调桄桄属梆子腔体系,综合性七声音阶,为梆子板腔式变化体。既有秦腔的高亢激越之美,又体现出陕南地方音乐优雅柔和的特点。音乐包括唱腔、伴奏两部分。唱腔的板路包括"二流"、"慢板"、"尖板"、"拦头"、"七棰"等多种,且有"软"、"硬"、"快"、"慢"之分。"软"为表现悲凉情绪的苦音,"硬"为表现欣悦情绪的欢音,"快"为快板,"慢"为慢板。花旦与正旦、小旦唱腔高昂,讲究唱"硬三眼调";花脸擅用"犟音",声高八度,多以假声窄嗓演唱,尾音拖腔较长,人称"老少配"。伴奏风格细腻、悠扬、悦耳、动听,伴奏乐器分文场和武场。武场为打击乐,使用尖鼓、平鼓、钩锣、铙钹、梆子、牙子、木鱼等打击乐器。与中路秦腔基本相同;文场在三十年代以前以盖板二弦为主奏乐器,三十年代以后,改为正、反调,两把板胡、京胡、月琴、二胡、海笛、三弦等与之配合,并兼用梅花调板胡。 汉调桄桄的咏、白、唱、念的发音均以汉江上游群众语音为基础。因地域环境与风土人情的不同分为东西两路南郑、勉县、略阳、宁强、汉台称"西路桄桄"或"府坝桄桄",主采用巴山语音,善演小旦、小生、小丑为主的"三小"剧目;洋县、城固、西乡、佛坪等地称"东路桄桄"或"下路桄桄",主采用尖中语音,擅演须生、正旦、大净为主的剧目。东路唱、白、吐字发音略带关中语音,西路则用巴蜀语音。两路交叉传播,遍及陕南,并南达川北,东到鄂西,西行陇南等地。 汉调桄桄的表演追求大幅度夸张,表演过程具有洒脱、大方、泼辣、爽快的风格和风趣、幽默的观赏情趣。它的脸谱,上下两路戏风格各异,上路戏勾图简,线条流畅,敷色单纯,讲究逼真;下路戏勾图繁细,线条奔放,敷色花丽,讲究夸张。该剧种表演程式特技十分丰富。有"顶灯"、"烧色"、"抽肠换肚"、"箍桶"、"撒莲花"、"耍椅子"、"棍架子"、"吊毛盖"、"变脸"、"换衣"、"揣火"等许多独特的技巧,还有不少刀枪、棍棒、拳脚、腾翻的特有身段,如"枪破刀剑"、"刀破剑枪"等。它将秦巴汉水之风韵,川鄂戏剧之婉转、柔和、纯朴之特点,西北戏剧之高亢、坚毅、激越之气派融为一体,在长期的演出实践中形成了鲜明和乡土特色的独特风格,是陕南一枝独秀的奇葩。民国以前,汉调桄桄演出时,生、净均不穿靴,常穿草鞋演出,因而民间有"草鞋班"之称;化妆也不大讲究,旦、角面部搽粉,头上插花,即可出场演出。其服饰和化装虽简单,唱工却十分讲究,当地人习惯于夜听十里大调。如名须生谢兴隆唱腔洪亮高昂,有"夜过梁"之美称,且有听远不听近的特点。拿手剧目有《葫芦峪》、《辕门斩子》等,被誉为汉中的好唱家。 (三)汉调桄桄的发展过程 汉调桄桄,于明代末年由关中秦腔传入汉中地区与当地方言和民间音乐结合而形成,是秦腔由关中地区传入汉中的变形,成熟于乾隆年间。 道光至宣统末年,汉调桄桄进入兴盛时期,汉调桄桄有所发展。清末民初,出现过班社林立、艺人济济的鼎盛时期,也产生了一批优秀的戏曲作家,所作剧目对当时的社会进步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年洋县成立了以程海青为首的洋县新民学社。年成立了南郑县新民剧社。"文化大革命"中两个专业剧团全部撤销,年后,南郑县两个专业剧团恢复,使它获得了新生。 近年来,汉调桄桄观众日渐减少,班社、剧团纷纷解体,艺人流散,传统剧目、曲牌、表演技艺已经或即将失传。目前仅有南郑县一个剧团还在维持演出,仍面临经费困难、人才青黄不接的窘境,难以长久坚持下去,必须采取切实可行的措施予以抢救和保护。若再不进行抢救和保护,一旦失传,后果将难以想象。 如今,在西汉高速公路开通的大背景下,汉中旅游业迎来了飞速发展的时期。如何将汉调桄桄重新进行打造和整合,如何将汉调桄桄与旅游结合起来,如何将它进行商业化的运作来为旅游者提供文化上、精神上的享受,丰富旅游者的旅游活动,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道难题。这也将为保护汉调桄桄提供一个崭新的思路,才不致于使这一古老的地方剧种销声匿迹。若很好地解决这一难题,我们依旧任重道远! 作者简介第一作者杨荷,陕西汉中人,女,汉族,电子科技大学(成都)行政管理级硕士研究生。第二作者余龙飞,湖北仙桃人,男,汉族,年月~年月在陕西理工学院旅游管理专业就读,年月曾出版过《青山秀水话汉中》一书。第三作者陈杰,重庆南川人,男,汉族,西南大学(重庆北碚)企业管理级硕士研究生。

    上一篇:科研事业单位人工成本核算新探

    下一篇:让错误历史不再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