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阴茎折断的早期治疗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江一燕:安静的做一个“文艺女侠”   今年下半年最令人期待的武侠片,一定就是徐克和尔冬升联手的《三少爷的剑》了。   作为古龙创作辉煌时期的作品,《三少爷的剑》一直是武侠迷心目中的经典之作,此次尔冬升和徐克联手打造这一出“江湖奇情”,令影片备受瞩目,很多影迷亦将影片列为“年度最期待的电影”,期待之情溢于言表。   最近电影《三少爷的剑》曝光了宣传海报,浓浓的古风气质十分吸引人。不过最让人感到惊艳的还是江一燕的造型,躺在雪地里的红唇让人过目不忘。其实这么多年江一燕一直都给人艺术片女神的感觉,就算在商业片中出演也是显得很脱俗。   影片中,江一燕饰演了与三少爷纠葛一生的女侠慕容秋荻,与“三少爷”谢晓峰相爱相杀,情感之复杂连江一燕也只能形容称,“是一份恨到不行又无法失去的感情”。光看剧照就美的让人入迷。不过小编听说,一开始剧组找到她时,她其实是想拒绝的,因为她觉得自己的性格和武侠片的气质不符。这种感受持续到她沉浸到古龙这部作品中之后,才发现导演成功挖掘了她以前没找到的“侠气”。   纵观江一燕的历来的影视作品,小编发现她似乎并不执着于传统的大红大紫,反而更偏爱那些有独有性格的角色。   初见江一燕,她是《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里纯净的周蒙,当时的她回眸一眼便是惊艳。凭借这个角色,江一燕在一夜之间走进了众人的视线。   《南京,南京》里,她又是一位有着侠骨情义的青楼女子“小江”,这个平时固执又爱美的女人却自愿站出来牺牲自己以换取更多的人活下去——江一燕用她的表演向我们展现了一个皮相之下不可轻视的灵魂。   在《像火花像蝴蝶》中,她成为了一个白日漫步校园的女学生、夜晚孤冷傲气的歌女,一个旧上海腥风血雨下的牺牲品。   2013年在《消失的子弹》中她饰演的傅源是一名天才,也是一名女囚,更是站在神探团背后的神秘女人,江一燕也凭借这次的表演获得了第32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配角提名。   其实从江一燕发布的第一首歌曲《想听你说话》中就能聆听到她的内心,也应该从她在《星火》与《错爱》中的角色中窥得她的不驯与倔强。但随后被时代浪潮中的“小清新”“文艺女”标签加注,反而混淆了她本真的性格。但江一燕并没有日渐变成别人期望的模样,这个五官精致可人的姑娘,跟着自己的步调,逐渐打磨出属于自己无与伦比的光芒。   那时的她,一个年轻的女子,带着一个充满活力的保温杯,即使在冬天也快活地四处行走,去景色最美的地方,作为《国家地理》举办的全球摄影大赛中唯一获奖的女摄影师,一个人背着相机走过千山万水,游历了各个大洲,只有她的Contigo悠享每刻保温杯默默陪伴。   这当然不是个意外的选择。对于在外奔波的人来说,一个时尚有安全的杯子实在是太重要了。   这几年江一燕一直任性地出演着与她本身性格反差极大的角色,她说,表演是她内向性格一个很好的出口,她不在意别人的评价,逐步舒展开自己的触角。“我还是不想去迎合观众,也不怕观众讨厌自己,更不愿在银幕上伪装自己。生活里的我特別简单,喜欢舒服地做自己,不化妆走在人群或者去任何自己想去的地方。”   江一燕用更多的时间去体验着独属于自己的“圈外生活”,雨伞自己撑,包包自己拎,粉丝的同款保温杯已经升级成Contigo新款,她却依然带着她的“老朋友”,用双脚去丈量远方的道路, 在旅行、支教的路上,悠然前行......以近似于某种仪式般的返璞归真去践行她对于人生的理解。在其他演员都在飞速奔跑着前进,深怕一停下就被大众遗忘的快时代,江一燕倒似乎总是一路慢行,出门也不爱华服加身,不赶不争不搏出位。   随意翻开江一燕的新书《我是爬行者小江》,都有一段优美诗意的文字,都有她自然愉悦的笑容在静候你。身在大自然中,她的美丽如此抢镜。都说“若要相貌美,先要心灵美”,江一燕就是这样的女人,一个美景一个信念都会让人愉悦 。

    上一篇:金立携手《笑傲江湖》挖掘正能量 选手备战鸡年

    下一篇:没有了